把钱还给我们

2020-08-13 21:39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湖南一家名为衡阳兆基铜业有限公司的民营企业股东在微博上公开了一份向银行送礼的清单。其中包括办理贷款业务开支、银行考察开支、招待费用、某行长乔迁送礼、某行长住院送礼等,企业存续5年间向银行送礼共计972万元。送礼对象多为华融湘江银行以及某国有银行当地支行。

谢善良表示,正是这笔作为抵押的应收账款成为将其卷入事件之中的关键因素——华融湘江银行的1千万贷款,阮兆洪骗取他签署委托书,最终代其签订了担保协议,如今公司还不上贷款后,他作为担保人就需要来偿还。

这份清单到底是否属实?谢善良称,由于自己不负责具体业务,这份清单中的项目并没有经手自己。

衡阳兆基铜业有限公司曾被湖南省银行业协会评选为“2009年度信贷诚信单位”,但是对于这笔贷款业务,李初春则气愤地说,正是因为企业“不诚信”,贷款里相当一部分已经成为坏账。

阮兆洪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上述清单来自于公司财务,“都是真实的”,清单上的“礼”也是真实送出去了。但阮兆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对此矢口否认,称自己从未见过这份清单。

截至目前,衡阳市纪委并未对此事作出公开回应。(记者潘毅 实习记者孟艳芹)

阮兆洪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融资费用和其他的隐性成本太高的因素是公司倒闭的重要原因。而华融湘江银行行长李初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企业提到的这起贷款是政策性安排,并不存在融资难问题。

李初春:这个企业是不诚信的,贷款中有一千万是它的应收账款提供担保的,这个钱回来以后,按照我们双方的贷款合同规定,它应该钱回来要通知我们,把钱还给我们,它钱回来以后马上就全部转走了,我们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把应该归还贷款的资金全部转走了,它转走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当时这个企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而银行方面的说法则是,企业必须要拿出证据,同时银行也将对此事展开彻查。

谢善良:我已经向衡阳市纪委举报了,大概已经十来天时间了,现在还没有反应。

如今,衡阳兆基铜业有限公司已经倒闭,送礼清单一出,银行在贷款业务办理过程中是否存在这么大的权力寻租空间也引发关注。涉事银行对此如何回应?

谢善良:到公司持续亏损的时候,我把公司的账目了解了一下,但是发现有很多问题,尤其是送礼,后来我找到我们老板,大股东阮老板,问他那些情况,他说这些情况没办法,为了贷款,银行对他们开口很大,否则不兑给我。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公布的排期开庭公告显示,原告衡阳市企业信用担保投资有限公司起诉被告衡阳兆基铜业有限公司追偿权纠纷案在上个月18日开庭。而在5月份,上诉人谢善良与被上诉人华融湘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衡阳珠晖分行、阮兆洪、原审被告衡阳兆基铜业有限公司等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在湖南省高院开庭。

李初春:当时我们一审的时候打官司我们打赢了,判的是对方那个姓谢的担保人要承担法律责任。现在这个官司已经打到二审了,二审最近要判,他估计这个官司可能赢不了,就要造这个舆论。

李初春:有些底下的工作人员他会不会有这些行为,确实我也不知道,尤其是网上报这个事以后,我也跟行里面纪委就这些事情进行查处,看有没有网上报的这些事,有些同志有没有这些问题,有这些问题那肯定行里面也会严肃查处的。

谢善良:我不清楚我一点不清楚,就是财务上反应出来,送了那么多钱,再就是阮兆洪自己所说,他自己送了多少钱,公司送了多少钱。

公开送礼清单的企业股东谢善良表示,企业的具体业务由另一名股东阮兆洪负责,他只是在企业倒闭后,在清查账目的时候才发现的这样一份清单。

李初春:贷款问题并不是他们找我们贷款或者是我们主动去营销这笔贷款,是当初衡阳市市人民政府,基金危机,我们市政府为了支持有色金属这个行业流动资金不足,衡山县政府把这个企业推荐给我们,不存在要花费很大的成本费用取得这个贷款。